從世界五百強對比中美兩國醫療產業實力

首頁    行業新聞    從世界五百強對比中美兩國醫療產業實力

我國各個行業在全球到底處於什麼樣的地位?中美兩國實際上的差距到底有多大?作爲醫療健康的從業者,我們同樣關心,與其他行業相比,醫療健康行業的中美差距大嗎?

 

  行業的發展必然催生出一批相應的巨頭,因此我們嘗試從2020年《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的角度來剖析以上問題。

 

  01區域對比:中國還不夠“大”,但已經穩居第二

 

  先看各個區域數據。

 

  圖表1:2020年各個經濟體入選《財富》世界500強的企業情況

 

  從數量來看,中國入選2020年《財富》世界500強的企業數量(含香港、澳門,未包括臺灣)達到124家,歷史上第一次超過了美國的121家。

 

  然而,實事求是的角度講,該統計結果有一定的誤差。一些美國公司爲了避稅或者成本的原因,把總部註冊在海外。比如全球控制系統製造商江森自控、醫療器械龍頭美敦力均註冊於愛爾蘭,但是他們都是美資企業;而友邦保險雖然總部在香港,但是它同樣是一家美資企業。因此,中國500強企業的數量實質上並沒有超過美國。

 

  從營業收入來看,即使按照名義的國籍來算,中國500強企業的營收距離美國的差距依然還有15114億美元。而從淨利潤的角度來看,中國4417億美元的淨利潤距離美國8448億美元的差距更是明顯。

 

  因此,我們可以說,無論企業數量還是營收,中國均與美國有一定差距。我們並不是“大而不強”,至少從500強企業的角度來看,我們還不夠“大”。當然,有一點毫無疑問,從500強企業的角度來看,中美兩國在體量上與其他國家已經拉開了較大的差距。

 

  02各行業對比:ICT是兵家必爭之地,醫療健康重要性凸顯

 

  再看各個行業數據。

 

  圖表2:2020年各個行業入選《財富》世界500強的企業情況

 

  無論是總營收、淨利潤還是企業數量,金融、能源與ICT(信息通訊技術)行業均佔據500強榜單的前三強——這也解釋了金融、石油、華爲、微信、tiktok等詞彙屢屢在中美“毛衣戰”中出現。金融與能源自不必說,ICT作爲新興行業,容納了多達52家全球500強的企業,總收入達到37057億美元,淨利潤達到3952億美元,利潤率也達到8.72%。基於現有體量與未來的發展潛力,ICT行業成爲中美毛衣戰的最前線也就不足爲奇了——這實在是兵家必爭之地。

 

  在金融、能源與ICT產業之後的即爲醫療健康行業了。總計有27家醫療健康企業入選500強榜單,他們的總營收與淨利潤分別爲21152與1415億美元,均列各行業的第四位。而醫療健康行業高達9.58%的行業利潤率更是排名榜首位置——行業在社會中的重要性可見一斑。

 

  03中國與美國在各行業的競爭:醫療健康暫無領頭人顯尷尬

 

  通過《財富》500強榜單,我們看一看中美兩國在各個行業中的競爭情況。同樣先看數據。

 

  圖表3:中美兩國各行業500強企業對比

 

  中美兩國在金融、能源與ICT領域的競爭呈現出膠着狀態。

 

  在金融領域,美國擁有29家500強企業,合計營收/淨利潤分別爲20032/2869億美元,與之對應,中國擁有21家500強企業,合計營收/淨利潤分別爲16522/2369億美元。美國擁有摩根大通、花旗等金融巨頭,我國的四大國有銀行、人壽保險等企業卻也不遑多讓。

 

  在能源這個涉及國家命脈的領域,美國擁有埃克森美孚等10家巨頭的合計營收/淨利潤分別爲8369/240億美元,而中國擁有中石油、中石化、國家電網等22家500強企業,合計營收/淨利潤分別爲20139/373億美元,可謂實力強勁。

 

  而在ICT這一新興卻又代表着未來的領域,雖然美國擁有16家500強企業,合計營收/淨利潤15271/2557億美元,但是我國也涌現出華爲、阿裏巴巴、京東以及中國移動、中國電信等優秀企業與之激烈競爭,毫不遜色。

 

  另外,在貿易物流、航天軍工、汽車、化工等領域,我國均涌現出一批500強企業與美國進行同等水平的競爭。

 

  我國與美國在醫療健康這一極爲重要領域的實力差距卻顯得非常突出。

 

  不計算美敦力等註冊在外地的企業,美國有15家醫療健康企業進入500強榜單,合計營收16057億美元,獲取淨利潤達到937億美元。其中的代表性企業如輝瑞、雅培、默沙東等在全球都擁有巨大的競爭實力,也同樣在我國賺取着鉅額利潤。而我國僅有國藥控股與上海醫藥控股兩家醫藥流通企業上榜,合計營收與淨利潤僅僅977與15億美元。

 

  不僅僅數量上的差異,美國15家醫療健康企業總利潤率5.84%,而中國企業僅僅1.54%,盈利能力差距巨大。兩國行業實力差距巨大的核心原因在於國內企業在技術水平上的差距造成了產品的差距——在創新藥、高端醫療設備等領域,國內缺少與進口產品直接競爭的產品。即使在仿製藥領域降費效果極爲明顯的集中採購政策,在這些缺乏競爭的細分領域或品種中也難以施展,進口企業憑藉技術壁壘獲得了超高的盈利能力。

 

 種種跡象表明,我國醫藥健康領域在全球競爭中尚缺乏代表性的“種子選手”。

 

2020年11月9日 10:04